| 网站首页 | 联盟概况 | 联盟资讯 | 学术交流 | 联盟加入 | 
您现在的位置: 全国差异教学实验学校联盟 >> 学术交流 >> 典型案例 >> 正文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全国差异教学研讨会教学案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全国差异教学研讨会教学案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作者:qyjky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65 更新时间:2017-11-10 10:32:44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赏析小说情节曲折的作用  

                                       石室联合中学        

【教学内容】课内篇目:《狼》;课外篇目:《警察与赞美诗》、《河豚子》、《最后的常春藤叶》  

【教学目标】  

基础性目标:  

1.       通过学习模仿,能掌握绘制情节曲线图的基本方法。  

2.       通过合作探究,能够赏析小说情节曲折的妙处,并尝试创作情节有曲折的片段。  

3.       通过品味赏析,感受小说情节曲折之妙,收获阅读乐趣。  

挑战性目标:  

1.       分析情节妙处时,能流畅大方地阐述观点。  

2.       创作曲折片段时,能创设合理且巧妙的情节片段。  

【教学重难点】  

重点:学习绘制情节曲线图;  

      借助情节图赏析情节曲折的合理性和作用。  

难点:全面而精准地赏析小说情节“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特点;  

创作情节曲折的片段。  

【教学准备】  

1.       阅读《最后的常春藤叶》,完成查异检测题,了解学生对这一小说曲折情节的掌握情况。  

2.       为学生准备《警察与赞美诗》、《河豚子》、《最后的常春藤叶》三篇情节的赏析导航。  

3.       学生展示环节所需要的纸、笔、磁贴等,以及多媒体课件。  

【教学过程及差异体现】  

教学过程  

差异体现  

课堂记录  

一、前测导入  

回忆前测篇目《最后的常春藤叶》文章大意,聚焦故事结尾转折之处,明确情节设置特点,导入课题。  

通过完成预习学案,区分学生答题效果差异,以及区分审题能力、表达能力、分析能力等方面的能力差异,用以调整本课的教学环节。  

   

二、授之以渔,引领指导  

1.以《狼》为例,分步演示绘制情节曲线图的过程。  

2.学生回顾小结绘制情节图的完整步骤。  

教师提问,引导学生共同回忆文章的主要内容,明确核心矛盾。其中阅读分析能力较强的同学可以到黑板演示梳理结论,阅读能力、接受能力较弱的同学直接学习模仿。  

   

三、实际演练,合作探究  

1.自主认领研读篇目,以此生成研读小组。  

2.教师问题引领,学生独立思考。  

3.小组内交流合作,讨论小说结尾处曲折反转,推选绘制曲折图和展示汇报的同学。  

4.小结:赏析曲折情节妙处的思维流程。   

合作探究时,教师提供两篇国别、思路、风格和主旨各不相同的文章以便选择,满足不同个体的阅读喜好;同时两篇文章一长一短,以便很好靠近不同能力层次学生的最近发展区。  

交流展示环节,小组内根据绘图和交流环节所需的不同能力特长来推选绘图员和发言人,提供不同能力特长者以表现机会。  

   

四、学以致用,拓展提升  

1.重新思考回答预习检测题。  

2.挑战片段写作。  

选项一:短文续写;  

选项二:情景编写。  

小组组长带领,自省再次做题情况,看是否在原基础上有所提升。  

写作环节中,写作能力不突出者,可挑战有更多铺垫引导的续写;有较强写作能力、善想象者可挑战更发挥空间更大的编写。同时,前者写作时要做到有情节曲折,后者要追求实现曲折的合情合理、有滋有味。  

   

   

   

   

   

新课差异测查  

亲爱的           同学:  

为了更有针对性地帮助你提升品析小说曲折情节的能力,老师需要你阅读下面三篇文章,并独立、认真地完成相应的测查内容。谢谢。  

警察与赞美诗  

·亨利  

苏比躺在麦迪生广场他那条长凳上,辗转反侧。这时候,你就知道冬天迫在眉睫了。  

多年来,好客的布莱克威尔岛监狱一直是他的冬季寓所。现在,时候到了。昨天晚上,他躺在古老的广场喷泉和近的长凳上,把三份星期天的厚报纸塞在上衣里,盖在脚踝和膝头上,都没有能挡住寒气。这就使苏比的脑海里迅速而鲜明地浮现出岛子的影子。他瞧不起慈善事业名下对地方上穷人所作的布施。在苏比眼里,法律比救济仁慈得多。从慈善机构手里每得到一点点好处,钱固然不必花,却得付出精神上的屈辱来回报。因此,还是当法律的客人来得强。  

既经打定主意去岛上,苏比立刻准备实现自己的计划。省事的办法倒也不少。最舒服的莫过于在哪家豪华的餐馆里美美地吃上一顿,然后声明自己不名一钱,这就可以悄悄地、安安静静地交到警察手里。  

苏比离开长凳,踱出广场,穿过百老汇路和五马路汇合处那处平坦的柏油路面。他拐到百老汇路,在一家灯火辉煌的餐馆门前停了下来。  

只要他能走到餐桌边不引人生疑,那就为生券在握了。他露出桌面的上半身还不至于让侍者起怀疑。一只烤野鸭,苏比寻思,那就差不离——再来一瓶夏白立酒然后是一份戛曼包干酪,一小杯浓咖啡,再来一支雪茄烟。一块钱一支的那种也就凑合了。总数既不会大得让饭店柜上发狠报复,这顿牙祭又能让他去冬宫的旅途上无牵无挂,心满意足。  

可是苏比刚迈进饭店的门,侍者领班的眼光就落到他的旧裤子和破皮鞋上。粗壮利落的手把他推了个转身,悄悄而迅速地把他打发到人行道上,那只险遭暗算的野鸭的不体面命运也从而得以扭转。   

苏比离开了百老汇路。看来靠打牙祭去那个日思夜想的岛是不成的了。要进地狱,还是想想别的办法。  

在六马路拐角上有一家铺子,灯光通明,陈设别致,大玻璃橱窗很惹眼。苏比捡起块鹅卵石往大玻璃上砸去。人们从拐角上跑来,领头的是个巡警。苏比站定了不动,两手插在口袋里,对着铜钮扣(指警察)直笑。   

“肇事的家伙在哪儿?”警察气急败坏地问。   

“你难道看不出我也许跟这事有点牵连吗?”苏比说,口气虽然带点嘲讽,却很友善,仿佛好运在等着他。   

在警察的脑子里苏比连个旁证都算不上。砸橱窗的人没有谁会留下来和法律的差役打交道。他们总是一溜烟似地跑。警察看见半条街外有个人跑着去赶搭车子。他抽出警棍,追了上去。苏比心里窝火极了,他拖着步子走了开去。两次了,都砸了锅。  

街对面有家不怎么起眼的饭馆。他在桌子旁坐下来,消受了一块牛排、一份煎饼、一份油炸糖圈,以及一份馅儿饼。吃完后他向侍者坦白:他无缘结识钱大爷,钱大爷也与他素昧平生。  

“手脚麻利些,去请个警察来,”苏比说,“别让大爷久等。”   

“用不着惊动警察老爷,”侍者说,嗓音油腻得像奶油蛋糕,眼睛红得像鸡尾酒里浸泡的樱桃,“喂,阿康!”  

两个侍者干净利落地把苏比往外一叉,正好让他左耳贴地摔在铁硬的人行道上。他一节一节地撑了起来,像木匠在打开一把折尺,然后又掸去衣服上的尘土。被捕仿佛只是一个绊色的梦。那个岛远在天边。两个门面之外一家药铺前就站着个警察,他光是笑了笑,顺着街走开去了。  

苏比突然感到一阵恐惧,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魔法镇住了他,使他永远也不会被捕呢?这个念头使他有点发慌,但是当他遇见一个警察大模大样在灯火通明的剧院门前巡逻时,他马上就捞起“扰乱治安”这根稻草来。  

苏比在人行道上扯直他那破锣似的嗓子,像醉鬼那样乱嚷嚷。他又是跳,又是吼,又是骂,用尽了办法大吵大闹。   

警察让警棍打着旋,身子转过去背对苏比,向一个市民解释道:   

“这是个耶鲁②的小伙子在庆祝胜利,他们跟哈德福学院赛球,请人家吃了鸭蛋。够吵的,可是不碍事。我们有指示,让他们只管闹去。”  

苏比怏怏地停止了白费气力的吵闹。难道就没有一个警察来抓他了吗?在他的幻想中。那岛已成为可望不可即的仙岛。他扣好单薄的上衣以抵挡刺骨的寒风。   

他看见雪茄烟店里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对着摇曳的火头在点烟。那人进店时,将一把绸伞靠在门边。苏比跨进店门,拿起绸伞,慢吞吞地退了出去。对火的人赶紧追出来。  

“我的伞。”他厉声说道。  

“噢,是吗?”苏比冷笑说;在小偷小摸的罪名上又加上侮辱这一条。“好,那你干吗不叫警察?不错,是我拿的。你的伞!你怎么不叫巡警?那边拐角上就有一个。”   

伞主人放慢了脚步,苏比也放慢脚步。他有一种预感:他又一次背运了。那警察好奇地瞅着这两个人。   

“当然,”伞主人说,“嗯……是啊,你知道有时候会发生误会……我……要是这伞是你的我希望你别见怪……我是今天早上在一家饭店里捡的……要是你认出来这是你的,那么……我希望你别……”   

“当然是我的。”苏比恶狠狠地说。   

伞的前任主人退了下去。好警察急匆匆地跑去搀一位穿晚礼服的金发高个儿女士过马路,免得她被在两条街以外往这边驶来的电车撞着。  

他嘟嘟哝哝咒骂起那些头戴钢盔,手拿警棍的家伙来。因为他想落入法网,而他们偏偏认为他是个永远不会犯错误的国王。  

最后,苏比来到通往东区的一条马路上,这儿灯光暗了下来,嘈杂声传来也是隐隐约约的。苏比停住了脚步。这时有一座古老的教堂,建筑古雅。柔和的灯光透过淡紫色花玻璃窗子映射出来,风琴师为了练熟星期天的赞美诗,在键盘上按过来按过去。动人的乐音飘进苏比的耳朵,吸引了他,把他胶着在螺旋形的铁栏杆上。  

风琴师奏出的赞美诗使铁栏杆前的苏比入定了,因为当他在生活中有母爱、玫瑰、雄心、朋友以及洁白无瑕的思想与衣领时,赞美诗对他来说是很熟悉的。  

苏比这时敏感的心情和老教堂的潜移默化会合在一起, 使他灵魂里突然起了奇妙的变化。他猛然对他所落入的泥坑感到憎厌。那堕落的时光,低俗的欲望,心灰意懒,才能衰退,动机不良——这一切现在都构成了他的生活内容。  

一刹那间,新的意境醒醐灌顶似地激荡着他。一股强烈迅速的冲动激励着他去向坎坷的命运奋斗。他要把自己拉出泥坑,他要重新做一个好样儿的人。管风琴庄严而甜美的音调使他内心起了一场革命。明天他要到熙熙攘攘的商业区去找事做。有个皮货进口商曾经让他去赶车。他明天就去找那商人,把这差使接下来。他要做个烜赫一时的人。他要——   

苏比觉得有一只手按在他胳膊上。他霍地扭过头,只见是警察的一张胖脸。   

“你在这儿干什么?”那警察问。  

“没干什么。”苏比回答。  

“那你跟我来。”警察说。  

第二天早上,警察局法庭上的推事宣判道:“布莱克威尔岛,三个月。”  

   

河豚子  

        他从别人口中得来了这一种常识,便决心走这一着算盘。  

        他不知从什么地方讨来了一篮的河豚子,悄悄地拿向家中走来。  

        一连三年的灾荒,所得的谷只够作租;凭他独手支撑的一家五口,从去年冬支撑到今岁二三月夜,已算是困难极了。现在也只好挨饥了!  

        但是--怎样挨得下去呢?  

        这好似天使送礼物一般的喜悦,当一家人见到他拿来了一篮东西的时候。  

        孩子们都手舞足蹈地向前进去。  

        "爸爸,爸爸!什么东西啊!让我们吃哟!"这么样的情景,真使他心伤泪落的了。  

        "吃!"他低低地答一声后,无限的恐怖!为孩子生命的恐怖,一齐怒潮般压上心头,喘不过气来。  

        他嘱咐妻子把河豚子煮来吃,自己托故外出一趟。他并不是自己不愿死,不吃河豚子,不过他不忍见到一家人临死的惨状,所以暂时且为避开。  

        已过了午了,还不见他回来。孩子却早已绕着母亲要吃了。这同甘共苦的妻子,对于丈夫是非常敬爱,任何东西断不肯先给孩子尝吃的。  

        日车已驾到斜西了,河豚的子,还依然煮着。他归来了。他的足如踏在云上一般。他想像中一家尸体枕藉的惨状,真使他归来的力也衰了。  

        然而预备好的刀下舍生的决心,鼓起了他的勇气。早已见到孩子们炯炯的眼光在外闪着,过后,一阵欢迎归来的声音也听到了。  

        "怎么还没死呢?"他想。  

        "爸爸!我们是等你来一同吃呀!"  

        "哦!"他知道了。  

        一桌上争争抢抢的吃着。久不得到鱼味的他的一家人,自然分外感到鲜甜。  

        吃好后,他到床上安安稳稳的睡着,静待这黑衣死神之降临。  

        但毕竟因煮烧多时,把河豚子的毒性消失了,一家人还是要安安稳稳的挨饿。  

        他一觉醒来,叹道:"真是求死也不得吗?"泪绽出在他的眼上了。  

   

 最后的常春藤叶  

苏艾和琼珊都是画家,她们联合租了一间画室。深秋的时候,琼珊得了肺炎,躺在床上。
  一天早晨,小镇上那位忙碌的医生把苏艾叫到门外的过道。
  “依我看,琼珊的病只有一成希望了。”他一边说,一边把体温表里的水银甩下去,“那一成希望在于她自己要不要活下去,有没有信心,但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使医药一筹莫展……”
  床上,琼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望着窗外,在计数———倒着数。
  “十二,”她说,过了一会儿,又说“十一”;接着是“十”、“九”;再接着是几乎连在一起的“八”和“七”。
  苏艾关切地向窗外望去。有什么可数的呢?外面见到的只是一个空荡荡、阴沉沉的院子,一株极老极老的常春藤,纠结的根已经枯萎,攀在半墙上。秋季的寒风把藤上的叶子差不多全吹落了,只剩下几根几乎是光秃秃的藤枝,依附在那堵松动残缺的砖墙上。
  “六”,琼珊说,声音低得像是耳语。“它们现在掉得快些了。三天前差不多有一百片。数得我头昏眼花。现在容易多了。喏,又掉了一片。只剩下五片了。”
  “五片什么,亲爱的?告诉我。”苏艾问道。
  “叶子。常春藤上的叶子。等最后一片掉落下来,我也得去了。我想摆脱一切,像一片可怜的、厌倦的藤叶,悠悠地往下飘,往下飘……”
  这时,老贝尔曼也来看望琼珊。他是住在楼下底层的一个画家,年纪六十开外。他在艺术界是一个失意的人,他老是说要画一幅杰作,可始终没有成功。听了琼珊的事,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担心地凝视着窗外风雨中的常春藤。
  第二天早晨,经过漫漫长夜的风吹雨打,仍旧有一片常春藤的叶子贴在墙上。它是藤上最后一片叶子了。靠近叶柄的颜色还是深绿的,但那锯齿形的边缘已染上了枯败的黄色,它傲然挂在离地面6米多高的一根藤枝上面。
  琼珊的精神好了很多,已经能够坐起吃些东西了。
  下午,医生来了,“她现在脱离危险了,现在只要注意营养和调理就行了。”医生抓住苏艾颤抖的手说,“只要好好护理,她会好的。现在我要去楼下看另一个病人。他叫贝尔曼,也得了肺炎。他上了年纪,身体虚弱,病势来得很猛。他可能没有希望了。”
  第三天,苏艾静静地走进琼珊的房间,坐在她的床边,轻轻地握着琼珊的手说:“贝尔曼先生今天去世了,他也得了肺炎,只病了两天。头天早上,看门人在楼下的房间里发现他痛苦得要命。他的鞋子和衣服都湿透了,冰凉冰凉的。他们想不出,在那种凄风苦雨的夜里,他究竟是到什么地方去了。后来,他们在那棵常春藤下找到了一盏还燃着的灯笼,一把从别处挪来的梯子,还有几支散落的画笔,一块调色板,上面和了黄色和绿色的颜料。”苏艾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看看墙上的最后一片叶子,它在风中不飘不动,你不觉得纳闷吗?那是贝尔曼先生的杰作———那晚最后一片叶子掉落时,他画在墙上的。”  

   

一、 完成以下调查问题:  

   

你是否读懂了这篇小说(没读懂的请写出你的问题)  

你是否喜欢这篇小说  

《警察与赞美诗》  

   

   

《河豚子》  

   

   

《最后的常春藤叶》  

   

   

你还读过其他结尾处有反转的小说吗?(课内外均可)  

   

你有信心编写一则结尾处有类似转折的小故事吗?  

A.  可以编写出来。  

B.  没有。根本不擅长写作,无法编写任何小说。  

C.  没有。可以编写小说,但不知如何转折。  

D.  没有。                                 (其他)  

能力倾向:  

我擅长(可多选):  

A.读懂故事;         B.梳理提炼故事内容;  

C.分析理解故事;     D.汇总阐述,口头表达;  

E.评价及质疑;       F.写作  

学习方式:  

我更喜欢(可多选):  

A.听别人分析讲解;        B.小组合作讨论;  

C.通过问题引导方式学习;  C.阅读文字或板书。  

   

二、用你自己的方式梳理并展示一下《最后的常春藤叶》中情节的发展变化。  

   

   

   

   

   

三、《最后的常春藤叶》最后一句体现了欧亨利小说“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尾艺术。请结合全文进行简要赏析。(6分)  

                                                                     
文章录入:qyjky    责任编辑:ycsyxxcyjy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会员登录
    载入中…
    信息产业部备案
    苏ICP备17058174号